茶文化知识大全

饮茶的文化生活历史

Written by 茶一小铺

无由持一碗,寄与爱茶人!今天与大家分享有关饮茶的好处与生活文化的历史。

怡逸性情 提神醒脑

远自一千多年前,晋代诗人张孟阳就有《登成都楼》诗云:“芳茶冠六情,溢味播九区”。此后唐代诗人杜甫有“落日平台上,春风啜茗时”句;韦应物在《喜园中茶生》云:“性格不可污,为饮涤尘烦”。宋代文学家陆羽的《试茶》诗则说:“北窗高卧鼾如累,谁遣香茶挽梦回”。这些诗句,都赞誉饮茶不但可怡逸性情,又能除烦醒脑。
宋代古文学家曾巩对喝茶提神深有体会,他的《尝新茶》诗云:“一杯永目醒双眼,草木英华信有神”。茶叶香气清高,滋味甘醇,成为历代人们喜爱的主要饮料。古人以茶叶有“沾牙旧姓馀甘氏,破睡须封不夜候”的性味,可见茶有生津止渴,提神醒脑的功用。古人尚有对茶叶的赞美诗云:“如此湖山归得去,诗人不做做茶农”。

有利健康 益寿延年

中国诗人李白在《答族侄僧中字赠玉泉仙人裳茶并序》中云:“……玉泉寺,其水边处处有茗草,玉泉真公常采而饮之,年八十馀岁,颜色如桃花……采服润肌骨”。唐代诗人卢仝的《七碗茶》诗亦说:“五碗肌骨清,六碗通仙灵”。虽是一种文学上夸张,但饮茶益寿延年,确有其事。福建厦门市有一和尚和一尼姑,早晨不吃饭,以饮茶为主,年龄都在八十以上,健康逾恒,精神矍铄,步履稳健。

日本对饮茶更加考究,发展成一套“茶道”礼仪,动作细腻凝练,别具风格,使人有优雅宁静之感。整个“茶道”贯串了“和”、“敬”、“清”、“寂”四种精神,含有修身养性的道理。明惠上人提倡的“饮茶十德”中亦说:“五脏调和, 消除,寿命延长 。饮茶日本人有一把一百零八岁称为“茶寿”的传统。

以茶醒酒

中国历代有关饮茶解救的诗文很多,如唐代白居易嗜酒,据《蛮瓯志》记载:“白乐天方齐,刘禹锡正病酒,禹锡乃馈菊苗薤芦菔酢,换取乐斑茶二囊以醒酒”。唐代李群玉《答友人寄新茗》诗:“满火芳香碾麹尘,吴瓯湘水绿花新。愧君千里分滋味,寄与春风酒渴人”。晚唐崔道融《谢朱常持寄祝蜀茶剡纸》诗:“一瓯解却山中醉,便觉身轻欲上天”。此外,以茶醒酒,更可见于《广雅》、《采茶录》、《本草纲目拾遗》、《仁斋直指方》等古书,分载有“主治酒毒”、“醉饱后数杯最宜”、“解酒食之毒”的说明。

治消渴病(糖尿病)

唐代李郢《酬友人春暮寄枳茶》诗云:“相如病渴今全校,不羡生台白颈鸦”。司马相如系西汉文人,患消渴之病。唐代陆希声《茗坡》诗云:“春醒酒病兼消渴,惜取新芽旋摘煎”。以饮茶治疗糖尿病,古代早有发现。茶叶所含糖类少,属于碱性饮料,热量也低,非常适合糖尿病人饮用。

据1974年7月25日~8月25日撰《日本茶叶新闻》,小川吾七郎等《茶叶治糖尿病,奇效》文章说:“采取30~100年以上老茶树的芽叶制作的薄茶,可治疗糖尿病。方法是将3分~1钱茶末加40毫升沸水冲泡搅拌后服用,一日数次。结果显示糖尿病例显著减少。从古人的实践,证之今日的实验,茶叶可治疗糖尿病,确实无疑。

振奋精神 增进思维能力

早在《神农本草经》,对茶就有“茶味苦,饮之使人益思”的说法。宋代梅尧臣对饮茶的体会,在他的《尝茶和公仪》诗有提及:“汤嫩水轻花不散,口感神爽味偏长。莫夸李白仙人掌,且做卢仝走笔章。亦欲清风生两腋,从教吹土月轮傍”。明代陈继儒亦说:“点来直是窥三昧,醒后能翻赋百篇”。这些诗篇,都赞赏饮茶能增强思维,提高振奋精神的功效。

饮茶之所以振奋精神,增进思维能力,是因茶叶内含有2~5%咖啡碱,主要兴奋中枢神经系统,尤其大脑皮层为甚,提高高级神经活动,使头脑清醒,活跃思维,加速联想。

清淡茗饮 增进友谊

客来敬茶,是中华民族传统礼俗之一。唐代颜真卿《春夜啜茶聊句》:“泛花邀客坐,代饮引清言”。宋代诗人杜耒《寒夜》诗:“寒夜客来茶当酒,竹炉汤沸火初红”。以茶当酒,浅斟细酌,友谊愈增。宋代苏澈《次韵李公择以惠泉答章子厚新茶》诗:“新茶态度爱春云,肯把篇章枉与人。性似好茶常自养,交如泉水久弥亲”。正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。

唐代李喜佑对饮茶深有感慨,有诗云;“幸有香茶留释子,不堪秋草送王孙”。以茶留客,别情依依。

唐代白居易为茶酒不相离的诗人,其《谢六郎中寄新蜀茶诗》:“故情周匝向交亲,新茗分张及病身;红纸一封书信后,绿茶十片火前春。不寄他人先寄我,应缘我是别茶人”。又其《山泉煎茶有怀》诗:“坐酌冷冷泉,看煎瑟瑟尘,无由持一碗,寄与爱茶人”。深刻道出白居易嗜茶的喜好。